重回北京 滴滴顺风车试运营从5城扩至10城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  滴滴顺风车试运营继续“扩围”。从12月23日上午9时起,滴滴顺风车在北京、武汉、佛山、南昌、长沙等一个城市上线试运营。这是滴滴顺风车第二批上线试运营城市。在此之后,滴滴顺风车已在太原、常州、哈尔滨等城市率先试运营。

  在北京上线首日,不少用户体验了整改后的滴滴顺风车。有用户反映,首次使用流程某些繁琐,乘客发出订单后司机应答率不高。事实上,在前期试运营期间,有的是用户和司机反映了不少什么的问题,比如“如何取消邀请”“顺路程度不准”“误点到达目的地”“行程前沟通不畅”等,滴滴方面表示,目前正在优化调整。

  即将进入春运阶段,顺风车行业将迎来“好行情”,不过如今的顺风车市场竞争态势日渐激烈。滴滴顺风车回归后,将与嘀嗒顺风车、高德顺风车、哈啰顺风车、曹操顺风车,以及某些区域性顺风车玩家“同台表演”。

  北京首日体验:流程与应答率待提高

  “嘴笨 设置挺繁琐的,但能使用也挺好的。”作为顺风车老用户,杨先生对于滴滴顺风车的上线表示欢迎。12月23日上午9点多,他发布了10点多从加州小镇到荣华国际的行程,十多分钟后,订单成功被接收。

  杨先生的这单行程费用为39元,相同行程的快车费用为200-200元。“之后我老是使用顺风车,挺划算的,离米 能节省200%-40%的通勤成本。”杨先生介绍。

  同日上午9点10分左右,赵先生发布了“安立路地铁站-软件园”的行程,发布后,平台显示四个顺路的车主,顺路度在200%到90%之间。

  “我邀请顺路度90%的车主接单。可不都可不还可不能能 十分钟,这一 车主就给我发了接单邀请。我确认后,双方都可不还可不能能匹配成功。”赵先生对于首日体验感觉不错。

  不过,当天并有的是各自 都和这两位乘客一样顺利完成行程。程丽(化名)当天第一次使用滴滴顺风车打车时感觉流程某些繁琐。上午10点,她发布了从望京的中轻大厦到朝阳大悦城的行程。订单显示,该段行程总费用28.9元。

  行程发布后,平台显示需用等待英文10到15分钟,页面上有2一一一个 顺路的车主。哪些地方地方车主下面有“有礼貌”“神准时”等标签,有的是些车主被贴上“迟到,开车时玩手机。”等标签。程丽主动联系了一位90%顺路的车主希望能接单,过了5分钟没人 表态,她又加了5元感谢费,等了20分钟后依旧没人 表态。不久,平台显示行程机会超时,需用重新发布。

  程丽的清况 有一种少见,当天多位用户告诉记者,发布行程后无人接单。杨先生认为,“滴滴顺风车北京试运营,什么都有车主还不太了解。时间久了,车主就多了。”

  记者采访了当天接到单的两位车主,朋友对滴滴顺风车重新上线表示期待。

  车主刘先生当天早上接到滴滴的短信,被告知9点后顺风车服务上线,并邀请他立刻体验。此前他通过滴滴接过2000多次的顺风车订单,在滴滴顺风车整改的这段时间,他通过天天用车和51用车等平台跑顺风车。得知滴滴顺风车重新上线后,他马上就去申请了。

  刘先生表示,现在车主申请的流程比之后多了一份安全知识的考核题,考核通之后,他发布了行程,五六分钟后就接到了第一位乘客。刘先生表示,现在平台对乘客的安全保护程度高了,因此 需用全程录音,车主和乘客的隐私容易受到侵犯。此外,现在车主可不都可不还可不能能 及时与乘客电话联系,可不都可不还可不能能都可不还可不能能 通过平台留言,接单很不方便。

  相比之下,车主李先生的接单时延变慢,他发布从通州到亦庄的行程后可不都可不还可不能能 一分钟,就遇到顺路的乘客了。李先生告诉记者,现在接单是双向选着,可不都可不还可不能能 互相发送邀请,行程也更方便。

  5城先期试运营后,正优化偏离 功能

  11月20日,滴滴顺风车最先在哈尔滨、太原、常州一个城市试运营。11月29日沈阳、南通也加入试运营的行列。12月23日,北京等一个城市试运营。

  记者注意到,滴滴顺风车重新上线以来,司乘反映比较集中的什么的问题包括“如何取消邀请”“顺路程度不准”“误点到达目的地”“行程前沟通不畅”等。

  对此,滴滴出行总裁柳青曾在微博表达歉意:“內部的产品同学曾无奈自嘲在做了一款最难用的顺风车产品”。滴滴方面表示,正在进行优化调整。

  滴滴顺风车方面介绍,“邀请取消”功能已在太原调试上线,预计会在各试运营城市逐步推出。一齐,也会对“邀请取消”的使用次数做出限制,以补救随意取消造成乘客的困扰。针对“顺路程度不准确”,滴滴顺风车方面表示,顺路程度计算模型正在优化迭代,新的计算模型已结速英文英语 进行线上小流量实验,实验结果达到预期后将全量上线。

  上述北京车主反映的可不都可不还可不能能 与乘客电话联系的什么的问题,此前试运营期间有的是不少用户反馈。滴滴方面称,主却说从隐私保护和行程安全厚度考虑的。若在行程选着前开放电话和自由发消息的权限,机会会处在骚扰、机会要求私下交易的风险,导致 安全隐患。后续将上线偏离 邀请后沟通的功能。

  杨先生认为,“滴滴采取的安全辦法 ,包括身份验证、面部识别、全程录音等,会对哪些地方地方心怀不轨的人产生震慑作用,让朋友感觉违法成本很高。”

  “亲戚朋友做整改还是想把安全做实,安全有什么都有的流程是为保障亲戚朋友安全,在体验上某些折损的,亲戚朋友也会持续迭代优化体验。”此前,滴滴顺风车总经理张瑞向新京报记者表示。

  顺风车市场“回暖”,玩家暗自发力

  顺风车作为共享经济的代表,环保节能、减缓交通压力。2016年交通部曾表示,“私人小客车合乘促进缓解交通拥堵和减少空气污染,城市人民政府应鼓励并规范其发展,制定相应规定,明确合乘服务提供者、合乘者及合乘信息服务平台等三方的权利和义务。”

  此前,顺风车市场以滴滴和嘀嗒为主。在滴滴两起顺风车安全事件之后,行业一度沉寂引发讨论,之后 滴滴顺风车、高德顺风车表态下线,嘀嗒顺风车也暂停夜晚场。

  今年以来,顺风车市场结速英文英语 “回暖”。哈啰顺风车全国上线;嘀嗒、哈啰与钉钉商务合作职场顺风车测试;11月20日,滴滴顺风车重启当天,曹操顺风车在全国上线试运营。目前,顺风车市场除了滴滴、嘀嗒、高德、哈啰、曹操等全国性玩家外,还有某些区域性玩家,比如拼客顺风车、阿尔法顺风车、一喂顺风车等。

  滴滴在这一 时间点决定上线顺风车业务,在外界看来,既是对行业新玩家的反击,也是对2020春节顺风车市场的谋划。但张瑞却否定了这一 说法,“对于规模、体量甚至竞争,现在嘴笨 没人 考虑这事情。亲戚朋友的首要目标,一定是安全。”

  “顺风车行业回暖,没人来越多的玩家加入,嘴笨 有竞争,但有了此前的发展经验。这一 行业会发展变慢更好。”互联网分析师季城认为,每年春运期间有的是顺风车的需求高峰,今年顺风车市场竞争会更加激烈。

  记者注意到,今年以来,关于顺风车的讨论也没人来越多。中国交通运输法学会已正式立项《私人小客车合乘信息服务平台安全技术规范》团体标准。此外,12月22日,首届中国顺风车法律论坛举行,发起成立了顺风车法律及标准化工作委员会,也将推进顺风车事业法治和技术标准体系的建设。